1. 首页 白小姐资料 白小姐开奖结果 2018年白小姐解码诗 www.366333.org www.www030552.com

当前位置:主页 > 2018年白小姐解码诗 > 内容

年度最佳写雨作文三篇(这!就是好作文雨季特别篇)
发布日期:2019-11-06 23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但是我们的心情不能被雨越下越阴郁,今天,课代表就顺势为大家送上《这!就是好作文》的最新一期内容:

  今天的三篇好作文依旧是从《2018年上海市中学生年度最佳作文选》中选取的佳作,希望给你带来启发!

  这雨是有一股特殊的生命力的,但当她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城市中时,却敲不动钢筋水泥的墙面。没了这种情趣,雨在城市中也就显得平凡至极。

  这雨是有一股特殊的生命力的,但当她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城市中时,却敲不动钢筋水泥的墙面。没了这种情趣,雨在城市中也就显得平凡至极。

  雨是常有的,但不同地点的雨声是不同的。在瓦屋听雨是一种享受,那音,似环鸣佩响,如楚玉蜀铃。但在都市中四四方方的屋子里听到的是低迷的喘息,是哀婉的啜泣。于是,便念起了儿时瓦屋听雨的时候。

  雨在万物中是最具灵性的,她的脚步,急则重,缓则柔。她用自己身上千万的银丝,为万物织起了一件件银色的大衣。雨后,太阳咧开了嘴,万物沐浴在它灿烂的笑容之中,闪闪动人。

  当雨落在瓦片上时,立刻响起了一串清脆的铃声。当雨势渐大时,瓦片的声响也随着雨势的变大变得毫无节奏,吵着,嚷着,好像数百粒豆子参差不断地掉落下来,又好像是人们在敲锣打鼓,热闹得很;当雨渐渐小下来的时候,瓦片的声音也在变幻着,很柔和,很空灵,就像一阵轻快的钢琴声,又似鸟儿的呢喃细语。撑开一把伞,迈出玄关,在青青的石阶上仰望檐角淌出的水流。渐行渐近,用手掬起一汪雨水,清清凉凉。就像这里的生命,干净,纯粹,富有生机。黑檐白水,灰瓦叮咚,组成了一幅壮观的场景。这便是我记忆中在瓦屋听雨的经历。这雨是有一股特殊的生命力的,但当她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城市中时,却敲不动钢筋水泥的墙面。没了这种情趣,雨在城市中也就显得平凡至极。

  自古以来垂老的将士有“夜阑卧听风雨声,铁马冰河入梦来”的抱负;迟暮的美人有“雨中黄叶树,灯下白发人”的幽怨;多情的诗人有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”的遐想。雨在古人眼中是叙情的良物。只要能在瓦屋听雨的人,心中必然有些许感伤,尽管可能是淡淡的。

  都说雨是多情的,她能唤起人心中的感伤,然后让人落泪。我也不例外,心开始在雨中慢慢融化,化为一堆清泪潺潺流下。在这段时间中,我也在不断地想着我为什么听雨?为什么感伤?为什么人什么物感伤?

  再回到家乡的那座瓦屋,听到了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。哦,是雨!她的声音不似以前那么清脆了,如今的她,带着一丝成熟与深味。但从我的心底,我感受到了,她是认识我的!恍惚间,我似乎看见了儿时的我,她向我挥了挥手,似是在向我打招呼,又像是在向我告别。于是,我明白了,这雨是连接现在的我和过去的我的一道桥梁,而那时,我也是在为过去的我所泣!

  抬头望望天空,灰茫茫的苍穹似与这轻快空灵的雨亲吻呢!但这灰蒙蒙的天空能蕴出这轻快空灵的雨,不就像是从黑暗的种子中长出的艳丽花朵吗?说花儿“美”,“美”的不仅是它的外表,更是它付出的努力和艰辛!这时,一声清脆的“啪”声打断了我的思绪,低下头,原来是鼓掌的双手,我轻轻一笑,回神,继续听着雨……

  本文很美,毋庸置疑。香港凤凰网。作者写雨之细致、之曼妙、之深度,非观察入微不能达到。

  作者首先用落在城市钢筋水泥的雨,与农村落在瓦片上的雨作对比,指出了远离自然的城市“无情趣”的现实。

  如果只是写雨,描写和修辞再出彩,作品也无法继续深入。于是作者从景到情,化用学过的古诗词,指出雨与伤感的关系,继而终于发出疑问——“我”为什么听雨,又为什么忧愁?

  作者没有马上给出答案,而是将雨拟人化,说它“认识我”。原来,雨见证了作者的成长,连接了时空。读者到这里才明白:作者听雨的忧伤,是一种对过去时光的不舍。全文在一种释然的情绪中结束,作者依旧听着雨,然而心境已经改变……

  我眼前灰暗的城市雨景朦胧起来。我看见,金黄的田野里雨珠晶莹剔透;我听到,清脆的雨声中有奶奶声声的呼唤

  我眼前灰暗的城市雨景朦胧起来。我看见,金黄的田野里雨珠晶莹剔透;我听到,清脆的雨声中有奶奶声声的呼唤

  窗外的风裹挟着巨大的雨点砸碎在灰白的水泥地上,一辆辆汽车呼啸而过,伴随着尖锐而急促的喇叭声,那声音似乎隐隐有了盖过雨声的势头。我倚窗,望向外面这个喧嚣的灰蒙蒙的世界。透过层层雨雾,我望见了,那一片我久久想念着的天地。

  故乡在江苏偏僻的小城,那个与上海的繁华有着天壤之别的小村庄,有我童年全部的回忆。小小的村庄,一到雨天,忙碌的人们便都躲回了屋里。小小的我蹲在门内,望着一门之隔的另一个世界——雨点拍打在碎砖铺就的院子里,天地间只剩下了雨声。我呆呆地看着,门外的景色一点点在雨中模糊,我听见落雨声滴嗒滴嗒,敲响一支雨天的歌谣。

  雨一小,我便迫不及待地冲出屋去了。屋外的土地在雨水的浸润下变得泥泞,我却是丝毫不在意这些。蒙蒙的细雨还在飘,我已经一头扎进了菜地里。宽大的芋艿叶片上,积下了一捧清澈晶莹的雨水。我小心地用手指蘸上一点,放在口中。故乡的雨是纯净的甘露,似是融进了自然界所有的芬芳。我定定地站在细雨中,眼前,是秋日金黄的稻田;舌尖,是故乡雨水的滋味;耳畔,似乎隐隐听到奶奶在屋里呼唤……

  回过神,我打开窗,伸出手去,接下一两滴城市的雨滴。待我细细看去,那雨滴中微小但醒目的灰尘向我昭示着它的经历。心头涌上一阵怅然,多想念故乡的雨,可以无所顾虑地仰头喝下,可以清晰地听见它落在万物之上的声音,可以在湿沥沥的门外细雨中自由玩耍,听自然呢喃细语……我的思绪渐远。

  故乡秋日的雨天,我总闻到糕点甜香的味道。奶奶将淋了半湿的我强行从菜地拽进屋里,一边拿小毛巾为我擦干沾满小水珠的头发,一边用一点儿都不凶的语气数落着我的调皮。待我老老实实换上干净的衣服,奶奶才放过我,让我跟她去灶头间。我搬了小板凳,坐在奶奶身边,看奶奶熟练地将发好的面团揉得光洁圆润。屋外的雨淅淅沥沥,没有一点要停的样子。我看着奶奶将大面团分成数个小面团慢慢捏出各种各样的形状。我抓过一团面,学着奶奶的样子,捏啊捏,一个个形状怪异的面团从我手中诞生,奶奶却毫无责怪之意,只轻轻在我鼻尖一刮,“你啊,尽调皮。”我笑起来,奶奶也笑了。屋外的秋雨微凉,小小的灶头间暖意融融。

  糕终是出笼了,如玉的色泽,有奶奶做的标致圆润的糕,也有我做的连我自己也说不上名儿的糕。奶奶夹下一小块冒着热气的糕,吹凉了,送到早已馋涎欲滴的我嘴边:“尝尝,甜吧?”我舔舔唇,望着奶奶带着笑意的慈祥双眼,那里面,映出了我吃着甜甜糕点的幸福模样,那一双算不上清澈的眼中,只有我。

  甜甜的滋味萦绕舌尖,化作温暖流淌进心灵的最深处。我看见奶奶眼中的我嘴角上扬,奶奶微眯的双眼里,也已悄然沁出笑意。雨声未止,屋里的温馨也分毫未减。糕点的香甜气息飘出里屋,穿越时空,弥漫在另一个地方。

  站在城市的屋中,窗外仍是一帘秋雨。于是,我的想念便更加无休止地野生野长起来。便是每年一次归乡又如何?

  马尔克斯说过:“回忆,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。”也许,在这条不断蔓延滋长的路上,我不必找到终点。

  这般想着,我眼前灰暗的城市雨景朦胧起来。我看见,金黄的田野里雨珠晶莹剔透;我听到,清脆的雨声中有奶奶声声的呼唤;我嗅到,奶奶的糕点独特的香甜气息在空气里飘远……

  回答我的,是屋外渐渐急促的雨声。于是,秋日故乡的雨天又一次浮现在我眼前,我望见奶奶的笑容,她在故乡金色背景的雨中向我招手:“想念的话,有空,便回来吧。奶奶,也想你了。”

  本文与前一篇《瓦屋听雨的时候》既有相似,又有不同。相似点在于作者也身在下雨的城市,怀念起下雨的农村(故乡)。不同的是在《瓦屋》中,雨是连接作者过去回忆与当下自我的桥梁,而在本篇中,雨则成为一个人(奶奶)、一种颜色(田野的金黄)、一种气味(糕点的香甜)、一种声音(奶奶的呼唤)……全方位的感官体验,都融进了雨滴,让作者疯狂想念起来,甚至产生“幻觉”。

  到这里,读者可以问问自己:如果也想写雨,你会把它转化成什么呢?可以思考一下。(点评人:方济力)

  记忆中的小雨,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。记忆中的你们,陪我慢慢长大;现在的我,陪你们慢慢变老。

  记忆中的小雨,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。记忆中的你们,陪我慢慢长大;现在的我,陪你们慢慢变老。

  天空下着蒙蒙小雨,外婆的大手牵着我的小手。那双手,还是那么温暖。外公喜雨,正借着这大自然的伴奏唱着《苏三起解》。这就是记忆中你们最初的模样。

  风吹雨打,在石板街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。小雨轻飘,我撑开那把泛黄的油纸伞,踏在了古镇的石板街上。那石板上些许凹凸不平的小水窟和石板之间的缝隙告诉我,古镇没变,它仍在这里。眼前闪现过一个撑着油纸伞的女孩,轻盈地在石板街上跳跃,溅起晶莹的小水花。

  一位鬓发斑白的老人,微笑着看女孩,嘴里不停地念着:“走慢点呀,小心别摔着了!”她步履不歇,紧紧地跟着女孩,眼眸中分明透出担忧。女孩答应着,不时放慢脚步,回头冲老人做个鬼脸。

  雨渐渐停了下来,路旁的花花草草便争相散发出沁人心脾的味道——是记忆中古镇的味道。上一次闻到这般气味是什么时候了呢?好像也是一阵小雨后。那时,外婆牵着我的手,漫步在石板街上。我至今仍记得外婆的那双手,干裂、布满老茧,青筋暴出。但又是那么温暖,还散发着淡淡的香味。那香味是那么的真切,似乎从那个老人那里传来……定睛一看,眼前的女孩不正是当年的我吗?老人收起油纸伞,牵起女孩的手,与女孩说起古往今来。

  五岁那年,外公喜好京剧这一大事被我得知。外公便开始教我唱京剧。年幼的我五音不全,外公却从不责备我,耐心地告诉我如何练好假音,如何找准节拍。正当我京剧学到兴头时,外公笑眯眯地告诉我不久后会有一场京剧联欢会,他能够给我争取到一个表演的机会。望着外公满怀期待的脸,回想着练习时的艰辛,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  此后,训练更加刻苦。清早,公鸡未鸣,我便已开始高唱一曲《苏三起解》。外公在一旁,用京胡为我伴奏,不时地停下来纠正我的错误。当太阳冉冉升起时,一曲连贯的《苏三起解》,伴着微风与鸟鸣,回荡在这小镇之中。表演近在眼前,身旁的化妆师已为我上好妆。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闭上双眼,脑海中全部都是外公指导我的情景:深夜的读词,午后的唱曲……我为自己加油打气。站在舞台上,灯光亮起,我把话筒拿在胸前,只见外公正在台下,为我鼓掌。嘴角不由地轻轻上扬。

  伴奏响起,我静心聆听节拍,唱起:“苏三,离了洪洞县……”曲罢,我看见了外公的笑颜。

  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。记忆中的小雨,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。记忆中的你们,陪我慢慢长大;现在的我,陪你们慢慢变老。

  你们的模样,我今生不会忘却。那最初的模样,我也仍然记得,它将永远存在于我的记忆之中。

  如果没有雨,没有雨中的古镇,只是单单去写“我”跟着外公学京剧,则会沦为普通的作文,显得干瘪无味。雨,在本文中是勾起作者心绪的引子,也是“润物细无声”的背景,更是营造故事氛围的工具。(点评人:方济力)